癌痛患者活的更長還是活的更好


字體:  】【視力保護:■ ■ ■ ■ ■ ■ ■ 】

上周門診快下班時,一位患者的女兒向我咨詢:“陳主任,我爸爸肺癌晚期,三年前右下肺切除了,現在全身多處轉移,化療了十幾個療程了,放療也做了,靶向藥也用了,也沒見好轉,現在痛得很厲害,吃了很多止痛藥,但效果也都不太好,身體很差,吃飯也不好,天天躺在床上不動,晚上經常整夜無法入睡,您幫幫我吧,能給我推薦一些好的治療方案嗎?”

從她口中得知,病人的疼痛已經持續好幾個月了,放化療也能止痛,好幾次化療後疼痛就會輕一些,所以平時不規律吃藥,痛得厲害了就吃點止痛片或者打一針止痛針。由于病人吃了止痛藥後吐得比較厲害,而且大便不好解,整天沒有精神,吃飯也沒有胃口,而且有的親戚說這些藥是毒品,吃多了會成瘾,不能多吃,所以平時一般的疼能忍就忍忍了。

和她的談話中,我也了解到,她父親剛開始手術效果還不錯,但三年後又複發,開始的化療效果也很明顯,但是後來腫瘤又大了而且出現了多處轉移,效果就越來越不好了,再後來放療和靶向藥也加上了,效果越到最後越差。

當我告訴她,這種情況和很多病人都很相似,而且在腫瘤病人中也很常見,她用信任的眼神看著我說,“到這時候了我也不敢再奢求太多了,只要讓我爸能多活一段時間,活的沒有痛苦就行。”

看著面前的病人家屬,我問她:你覺得對你父親來說,是延長生命更重要,還是減少痛苦,提高生活質量更重要?

她遲疑了一會回答,到這時候了,也不敢想太多了,覺得減少他的痛苦,讓他少受點罪,應該更重要吧。畢竟醫生說我爸能夠活到過年就不錯了!說著,她的眼圏紅了起來。

我趕緊安慰她:“別著急,雖然不一定能讓病人活的時間長,但讓他減少疼痛,吃得下睡得著,過得舒服點,還是有辦法的。”

我又問她:假如病人只有一年的生存時間,但是這一年中他像現在一樣痛的難受,天天吃不好睡不著,或者只有半年的生存時間,但這半年的時間裏病人能吃能睡,疼痛得到最大程度的減輕,你選擇哪種?

“我甯願選後面一種!”她咬著嘴唇笃定地說,“陳主任,您不知道,他是名退伍軍人,以前特別能吃苦,意志非常堅定的一個人,但是他現在經常對我說,天天這樣難受真不想活了。假如可能的話,我真的希望我能替他承受這種痛苦!” 這時她的眼淚水忍不住地流出來了。

事實上,如果能夠讓腫瘤病人少受罪活的好,不會讓病人活的時間更短,相反還會讓病人活的更長。換個說法,如果病人只能活一年,但這一年天天難受,吃不好睡不好的,那麽,要是讓病人少受罪活的好,吃得香睡得著,可能就能活一年三個月甚至更長時間。其實想想就能明白,如果疼痛控制住了,能吃又能睡,那麽身體條件也好了,免疫力也提高了,當然對腫瘤的抵抗力也加強了,而且甚至有可能原來因爲身體條件差不能化療不能放療的病人也可以放療化療了。

有人說放化療也能止痛,爲何有的病人效果不好反而加劇疼痛?

對中晚期肺癌來說,放化療的主要目的延長生命而不能達到根治的目的。目前最好的化療方案,其有效率也只能達到60--70%。如果是一線化療方案耐藥,使用二線化療方案的話,有效率可能只有30%,到三線的話可能就更低,甚至只有10%左右。即使是價格昂貴的靶向藥物,也只是對特定病人有效,而且有可能只能延長幾個月的生命,換言之其有效時間只有幾個月。

放療也是一樣,放療對骨轉移造成的疼痛控制效果特別好,但其有效性也只有70%左右,還是有30%以上的病人無法達到止痛效果的。如果是腹膜後轉移導致的腹痛,放療止痛的有效率可能連50%都不到,也就是說腹膜後轉移導致的腹痛,有50%以上的病人可能都無法單純通過放療止痛。

實際上,腫瘤病人如果合並慢性疼痛,實際上是得了兩種病,一種是腫瘤,另一種就是疼痛,有時候疼痛對病人造成的負面影響甚至比腫瘤本身還嚴重,就像這位病人一樣,覺得自己生不如死。

所以,我們要把他的病當成兩種病來治,一方面通過抗腫瘤來延長生存時間,讓他活的更長;另一方面,是要控制他的疼痛,讓他能吃能睡能活動,活的更舒服。如果沒有生活質量作保證,病人活的越長,痛苦越多,受罪越多,那麽,生命的延長對他來講就是一種折磨!

“阿片類藥物副作用大還成瘾,能不吃盡量不要吃!”這又是很多病人的另一個錯誤認識。

阿片類藥物首先是藥物,是用作治療的。只有它用的方法不對的時候才會成瘾。

什麽是成瘾?就是疼痛控制住了,但是心裏尋求那種用藥後的快感而想不斷多用才叫成瘾。這些藥物用于癌痛的時候發生成瘾的幾率實際上是非常低的,因爲疼痛本來就是成瘾的天然拮抗劑。很多時候,病人或者家屬以爲的成瘾,實際上是病人的應用劑量達不到控制疼痛的程度而不得不多用。國外報道阿片類藥物用于癌痛患者的時候,其成瘾發生率連千分之一都不到。而且,這類藥物和常規應用的止痛片之類的藥物不同,即使長時間應用,也不會造成肝腎及胃粘膜的損傷,它們最主要的不良反應主要是胃腸道反應,比如惡心、嘔吐和便秘等。但是惡心嘔吐既可以是腫瘤本身引起的胃腸功能紊亂,也可以是這種阿片類藥物引起的不良反應。

對于這位病人,我開出的處方一共五種藥物:一種緩釋鎮痛藥物,每12小時一次口服;一種速釋止痛藥物,在爆發痛的時候立即加服;一種止吐的藥物,預防性控制惡心嘔吐;一種通便藥物,保證病人至少兩天一次大便,還有一種是幫助睡眠的藥物。

本周門診,患者女兒帶來了好消息:父親疼痛明顯減輕了,晚上能睡個好覺了,白天吃飯也有胃口了,就是還是吃的還不多,每天能夠下床活動幾個小時,脾氣也好多了。

根據描述,我又對病人的藥物做了適當調整,並交待了營養和心理疏導等事宜。(孔令鎖)



♦ 聯系我們

安徽省腫瘤醫院 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環湖東路107號 聯系電話:0551-65327666 行政值班:13349290522 傳真:0551-65327751

♦ 我要投訴

投訴電話:65327776 郵箱地址:ahszlyyjsk@163.com 來信地址:安徽省合肥市環湖東路107號(安徽省腫瘤醫院監察審計科) 駐安徽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紀檢監察組信訪舉報 郵箱地址: ahswjwjjz@126.com